塞伯坦在逃时间领主

严重社恐!不要关注我!!

“用箭杀人是很容易的孩子。你可以松开弓弦然后想,杀他的不是我而是箭。我的双手不会染上男孩的鲜血,杀死他的是箭,不是我。但箭不会晚上做梦,祝愿你也不会,蓝眼睛的小树精。别了布蕾恩”

“别了,奇怪的人类”菲拉凡德芮平静地对杰洛特说“你说得对,言语是多余的。它们什么都改变不了。”

杰洛特保持沉默。

“经过一 番考虑,”那精灵补充道,“我们一致同意你是对的。你对我们的怜悯是对的。所以再见吧。直到那一天,直到我们冲下山谷,光荣战死的那一天,我们将再会。托露薇尔和我都期待着你。别让我们失望。”

他们就这么沉默地注视着彼此。良久,猎魔人简短地做了回答:

“我会尽我所能。

被自己的自我厌恶逼疯。


我是干涸的池塘,


没有生机,散发着恶臭。


飞鸟从我身边路过,


朝我吐了口唾沫,


然后飞走。


我祈求太阳快点把我蒸发。


可天空偏要降下细雨。


大地也要留下我的痕迹。



“我爱她。”艾格罗瓦尔坚定地回答“我要娶她。但她必须要有两条腿,而不是长着鳞片的尾巴。一切都准备好了,我用两磅漂亮的珍珠换来一瓶魔法灵药,确保她能长出双腿。她最初三天会有些痛苦,但仅此而已。呼唤她,猎魔人,把这些再跟她说一遍。”


“我解释两遍了,她断然拒绝。但她说她认识一位海女巫能把你的双腿变成漂亮的尾巴,而且毫无痛苦。”


“她疯了吗?她想让我长出鱼尾巴?想都别想!告诉她,杰洛特!”


猎魔人把大半个身子靠在栏杆上。在他的影子中,海水就像薰衣草那样翠绿。没等他发出呼唤,美人鱼便从喷涌的水柱中浮现。她的动作停顿片刻,用尾巴保持平衡,然后转过身,优雅地跃入波涛,将她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。杰洛特咽了口口水。


“嘿你!”她唱道,“还要继续下去吗?我的皮肤都快被太阳晒裂了!白发人,问他是否同意。”


“他不同意。”猎魔人附和她的旋律,答道,“希恩娜兹,你必须明白,他不可能长出尾巴,在水下生活。你能呼吸空气,但他无法在水中呼吸!”


“我就知道!”她尖声唱道“我就知道!借口,愚蠢而幼稚的借口,哪怕一点点牺牲都做不到!谁喜欢牺牲自己?而我已经为他做出了牺牲,每一天我都会爬上礁石,任石头刮去我背上的鳞片,擦伤我的鳍,全是为了他!而他却不肯放弃那两根糟糕的拐杖!爱不光是索取,还要有奉献和牺牲!把这话告诉他!”


“希恩娜兹,杰洛特呼喊道,‘你不明白吗?他没法在水下生活!


“我不接受这种蠢话!我.....我也爱他,想跟他一起抚养小鱼苗,可他拒绝变成我这样的鱼儿,我的愿望又怎能实现?我该在哪儿产下鱼卵?在他帽子里吗?”


“她在说什么?”公爵喊道“杰洛特!我带你来,不是让你跟她单独聊天”


“她拒绝改变主意。 她很生气。”


“撒网!”艾格罗瓦尔咆哮道,“我要把她在池子里关上几个月,然后”


“然后什么?”船长粗鲁地打断他的话,船下说不定藏着一头海怪!大人,您见过海怪吗?您还是自己跳到海里抓她吧!我可不想掺和,我还得靠这片海活着呢。”


“靠这片海?有我你才活得下去,你这无赖!快撒网,不然我把你大卸八块!


“给我听好!在这船上,管事的人是我,不是你!”


“你们两个都闭嘴!”杰洛特愤怒地嘶吼“她正跟我说话呢,这种语言很难懂,我得集中精神!”


“我受够了!”希恩娜兹高唱起来“我饿了。所以,白发人,他该做决定了!告诉他,我不会再忍受羞辱等待他,看他像四腿海星一样蹦来蹦去。告诉他,我的女性朋友给我的满足,比他在礁石上给我的要多得多!在我看来,他那套把戏更适合年轻的鱼儿。而我是成年美人鱼,正常……”


“希恩娜兹”


“别插嘴!我还没说完呢!我健康,正常,也到产卵的年龄了。如果他真想要我,他就必须长出尾巴和鱼鳍,还有其他一切,像个正常的男性人鱼一样。否则我绝不会答应他!”


杰洛特迅速翻译起来。他尽量剔除粗俗的词汇,但不太成功。公爵涨红了脸,恶狠狠地咒骂起来。


“无耻的荡妇!”他大吼道“冷酷的婊子!找条鲱鱼过日子去吧!”


“他说什么?”希恩娜兹游近些问道。


“他不愿长出尾巴!”


“告诉他.....我希望他被太阳烤干!


“她说什么?”


“她希望你.....”猎魔人解释道,“趁早淹死。”

“你的路是什么,伙计?”——圣徒之路、疯子之路、彩虹之路、孔雀鱼之路,随便什么路。无论对谁,任何一条路都是可行的。不管是谁,不管去哪儿,不管以什么方式。


——杰克·凯鲁亚克《在路上》

作为一名冠军角斗士,我曾经沉溺于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,起初,竞技场上的生死搏杀令我和众人感到震撼不已。


直到我意识到这种粗野的游戏只是无意义的消遣,作为一种公共的精神鸦片,我的一举一动都受人摆布。


远古议会一方面推动决斗这项野蛮运动的发展,一方面又以维护社会安定为由,有意掩盖更多的塞伯坦远古历史,并禁止任何人探寻其中真相。


我对此念念不忘,我想知道“为什么”可惜他们拒绝了我的进一步质问。


一群傻瓜,他们想要我对他们俯首听命,我一直以来都在怀疑他们这样做的险恶用心,终于我发现了他们像我和大众隐瞒的一切。


我偷偷闯入一些禁区,并测量了那些陡峭悬崖的深度,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下面会有什么,我绝不允许任何未知的恐惧扰乱我的求索之路,在我的心中,我只是对那些死寂坟墓中发现的东西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已,那是我们的祖先遗迹,隐藏着可怕的力量,还有一种我从来未曾体验过的威严,关于远古议会的堕落,我所有的怀疑都是正确的。


我们被他们灌输的那些种族起源的传说,全部都是谎言,都是为了掩盖真相而编造出来的神话,更有甚者,我还发现迂腐懦弱的远古议会已经被五面怪的走狗们从内部侵蚀了!


没关系,当你杀掉所有的远古议会成员的时,我认为你做了一件塞伯坦人应该做的事情,尽管当时的情绪所迫,我并没有告诉你这个事实。而在这之前,远古议会就不认同我秉持新的意识形态,他们甚至派刺客来暗杀我,他们这样做却在无形中帮助我积累了消灭他们的社会影响力。


远古议会背信弃义的事情流传开来,这帮助我吸引了更多对现状心存不满的人加入我们的革命队伍。


霸业一夕而立,我们不再是受世俗误导的凡夫俗子,我们将遵循祖先的崇高传统,通过征服与战争,将自己现身于宇宙武众最高的事业中。


先是你,我最忠诚的心腹,然后是那些不干受压迫的决斗士们,还有就是无数不愿再做行尸走肉的民众,以及所有希望将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的人们!


正是这些人铸就了霸天虎!


但是傲慢自大让我沉沦,忽视真正使命的我,任由自己和擎天柱因私人恩怨而纠缠不休,逐渐被那些卑劣的报复心拂乱我的行为。


不能再这样了!

“我们知道那段楼梯通向哪儿。我们甚至可以沿着楼梯走下去,发现藏在大海彼端的东西,如果那儿真有东西的话。然后我们会从海里拿走一切。即使我们办不到,我们的子孙和子孙的子孙也能办到,这只是时间问题。即便会让大海被鲜血染红,这也是我们的工作。记住这一点。

艾希,睿智的艾希,用歌谣记录人类编年史的艾希。

生命可不是歌谣,可怜的孩子,你只是个小小的诗人,被华丽的辞藻蒙蔽了漂亮的双眼。

生命是场战斗,就像比我们优越的猎魔人早就明白的那样。是他们带领我们前进,是他们开辟出道路,跨过那些阻挡人类脚步的生物的尸体。是他们和我们一起在保护这个世界,艾希,只能继续这场战斗。创造人类编年史的不是你的歌谣,而是我们。我已经不需要猎魔人了,因为从现在开始,一切都阻挡不了我。一切!”